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c6cc64e1a75bd7e4582e7a878eb2860d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 916
首页 > 心情说说

红姐主论坛

发布时间:2019-12-07 14:40 来源:牛视网

那是我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,我和我的同桌黄田是最要好的朋友,我们一块学习,一块玩耍,形影不离。有一天,课间活动,我坐在我的凳子上转来转去的玩,一不小心,把凳子的一条腿弄断了,我猛地一紧张,这怎么办?要受老师批评了,我忐忑不安,看看四周,幸好没被老师和同学发现。上课的时候,我用我的一条腿挡在了凳子的那条断腿上,努力使自己保持平衡,心里怦怦直跳,生怕别人发现。黄田看我有点不自在,问我怎么了,我摇摇头,说没什么。终于熬到了放学,心想可该解放了!可悲的是老师要趁下午放学排练舞蹈,糟了,肯定要被老师发现的,我的心又跳了起来!当老师让我梳头时,我趁黄田不注意,把凳子踢到了她的位上,又把她的凳子拉了过来。我的脸热辣辣的,忽然后悔了,后悔这样做,当我想改变注意时,老师催我赶紧过去梳头,没办法了,只能这样了......当我看到黄田被老师批评,在那儿伤心地哭时,心里很不是滋味,特想冲过去对她说是我干的,但我没有勇气.....

那时候,我从幼儿园回到家,爸爸妈妈不让我长时间看电视,小区里也没有小朋友和我玩,我实在无聊极了。我就经常自己找乐事来做,有时候画画、做创意作品,有时候钻茶几下面躲猫猫、爬到沙发上往下蹦极,有时候还钻到餐桌下、沙发角落等地方探险……爸爸妈妈拿我没办法,给我讲道理又听不懂。每次他们一提我如何淘气,我就翻脸不认帐。他们也没办法。这一天,我又无事可做,就爬到高高的茶几上解闷。开始我还有点儿害怕,小心地坐在靠墙的中间位置。等一会儿,我试着站了起来,拿着望远镜往外看,接着再来个金鸡独立、猴子捞月……。正玩得投入呢,被爸爸看见了。谁知他偷偷把相机拿出来,在侧面对着我,准备照相。我用眼角的余光发现了这一切,知道大事不妙,便一骨碌爬下去。老天呀,那是光速,我还是被光给逮着了。心想,这下我可惨喽!下来之后,我跟爸爸不依不饶,非让他删掉这张照片不可,他却扬长而去。看来,爸爸决定留下这铁的证据以后好收拾我。果然,爸爸特意把这张照片洗出来,放到了我的影集里震慑我。可恼!可气!

红姐主论坛:政协会议和新政协

在没有大人的世界里的第一天,我一下吃了三块雪糕,五包薯片,八包牛奶,连续玩了6小时游戏,又睡了18个小时的懒觉。好痛快呀!没人管的日子,真爽呀

平时都是坐自己家的车上学,好不容易自己坐一次公交车,心里还挺激动的。每到一个站台,都会有人上来,又有人下去。车上的人越来越多,有上班的叔叔阿姨,有买菜的爷爷奶奶,还有很多学生。我不停地向窗外看,听着每个站点的播报,生怕做错站了。

忙时要会悠闲,方能不迷失本真,享受生活。生活中,有人追赶着时光,有人被时光追赶着。在钱包鼓鼓,六神无主的时代,人们马不停蹄地追逐着物质的享受,将人生中大部分时花费在一次又一次的会议或是应酬上,却不曾想过松弛一下紧张的神经。难怪王跃文会发出我选择掉队,看看狂奔的人们丢失了什么的感叹。我想我们应该学习,陶渊明那般能仕则仕,不以求之为嫌;欲隐则隐,不以去之为高的淡然。陶渊明曾经蝺蝺独行于动荡而谄媚的年代中,也曾有过出任官宦的岁月,却最终选择谪居在诗里,将沧海桑田浓缩成那墨香古卷的朝代中,一抹不戚戚于贫贱,不汲汲于富贵的身影。红姐主论坛

红姐主论坛当响起车笛声时我被惊醒了,什么!我旁边居然躺着一个,长腿欧巴!我这是在哪里?身边的这个人又是谁?一连串的问题在我心中涌起,我不会已经从独木桥上摔死了吧?那这儿就是天堂了,不,我还没活够呢!正在这时,一位,满脸皱纹的老太太,拄着拐杖走了进来,我仔细一看,这怎么像是我妈呀,只听他喊道:文柯,快起床,你还要去医院工作呢?说着那大哥哥半醒半睡的起来了,什么?他也叫王文柯,等会儿,我要整理一下思绪,我现在脑子十分混乱,我不会是穿越了吧,我半信半疑,便去拥抱了老太太,可我却抱不住她,电视上穿越的感觉就是这样,我是隐形的,那那个长腿欧巴,是我长大后的样子吗?我跟着他来到了医院,咱大家见他都喊王院长好,我才知道,我长大后竟是个在全国数一数二医院的院长,我从事医生行业,唉,真想不到小时候可最讨厌医生了,但跟踪他好长时间后我才知道,他虽然权大但没有一点老爷气概,他不仅经验丰富,还是个著名等外科医生,他阅人无数也救人无数。他愿意免费治疗那些没有钱治病的人,他一直认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有时他为了多挽救一条生命,不惜把自己身体弄垮,我爱我现在。

瞬间,眼前一片漆黑,感觉身体像是被针刺了似的,这种奇怪的疼痛持续了两三秒,又过去了十秒,我像走进了时空隧道。眼前的光明复苏,我吃惊地看着我眼前的世界。我眼前的这个城市渺无人烟,建筑四面倒塌,一个个废墟。我看着眼前这熟悉的建筑,这是,联合国总部大楼?!明明现在已经成了个破屋子,像是被炸毁过后。我看着眼前的城市,看来看这四周,根本没有人!这是怎么了?才过了十几秒,世界就成了这样子?我捡起地上的老旧报纸,上面印着,印着。。。二一五零年?都已经过了一百二十年吗?真是难以置信,这一百二十年都发生了什么?让这世界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?我再次看着这个城市,真的不敢相信这居然是纽约。